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|北京单场如何计算
八戒中文網 > 玄幻奇幻 > 伏天氏 > 第655章 這門親事我不同意(五更)
    荒州極西之地,是遼闊無盡的荒野,偶爾能夠有一些小的城鎮,人口不多。

    此時,在一座小鎮上,有一行青年邁步走在路上,就在此時,上空有一陣風刮過,許多人抬頭看了一眼虛空,便見到一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閃爍而過,猶如閃電一般。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青年腳步微停頓了下,竟感覺到了一陣可怕的風刮過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一道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快的速度,那得是什么境界?看清楚了是什么人嗎?”

    “只看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,似乎是個非常好看的白衣書生。”一行人議論著,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一炷香時間后,這座小鎮外,有一行身影降臨,他們直接站在小鎮外的拱門上空,身上穿著華麗的衣衫,他們的眼神盡皆無比的鋒利,像是能夠穿透虛空望向極遙遠的地方。

    經過的人只感覺一陣心驚膽顫,這些人的氣息太可怕了,隨意釋放的氣息竟讓人感覺到一股來自靈魂的顫栗。

    小鎮地處邊陲強者不多,王侯境對他們而言便是高手了,這些人中最弱的氣息,都比他們見過的最強的人還要可怕。

    “這是到哪里了?”中間一位青年人物氣質極其的出眾,對著身邊的人問道。

    “已經離開禹州,正式踏入了荒州地界。”旁邊的一位強者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能跑。”青年神色冰冷,眼眸中透著殺意:“不過敢奪我的東西,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拿下他,聽說荒州這些年,還沒有出現過圣境強者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旁邊之人點頭。

    “繼續追蹤。”青年冷漠說道,隨后一行人繼續往前邁步追蹤,一路從禹州,追殺到荒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臥龍山上,諸葛世家宏偉遼闊,極為氣派。

    一路往上而行,不少人見到了葉伏天和花解語一行人,他們自然都認識花解語的,不過花解語雖在諸葛世家中幾年,但和諸葛世家的人并不熟悉,那段時間她除了修行便是和諸葛明月在一起,極少和諸葛世家中的人接觸。

    在諸葛世家中許多青年天驕想要追求她,但諸葛明月直接讓所有人死心,根本不讓他們有機會。

    如今,花解語再次回來,消息很快便傳開,諸葛世家的許多人陸續都知道花解語回來了,而且,同行之人還有道宮道榜第一人,葉伏天。

    花解語帶著葉伏天他們去了諸葛明月所居住的明月閣,但并沒有見到人,聽侍女說是去了家主那邊,他們便又前去諸葛世家家主所在的行宮。

    一路而行,葉伏天深深的感受到了千年世家的底蘊之強,宛若一座小城般遼闊,世家之中強者如云,隨處可見,只是如今的葉伏天并沒有心情感受這些。

    他們一路往上而行,來到了諸葛清風所在的行宮外。

    有侍女守護在外,花解語走上前開口道:“二小姐在清風居嗎。”

    “解語小姐稍等,我去通報。”侍女欠身開口道,清風居是諸葛清風的行宮,自然不是隨意可入的,只有少爺小姐能夠直接入行宮內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葉伏天和花解語在此等候,過了些時刻,侍女去而復返,對著花解語笑道:“二小姐讓解語小姐去明月閣等候,她稍后會過去。”

    花解語露出一抹異色,她從道宮而來,二師姐必然知道她為何而來,若是以往一定會直接出來見她,此刻,顯然二師姐在清風居有事。

    葉伏天自然也感覺到了,微微皺著眉頭。

    “我們去師姐住的那邊等吧。”花解語對著葉伏天輕聲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葉伏天點頭,只能如此了,他匆匆而來,想要見見二師姐,至少知道師姐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一行人又轉道離開,朝著明月閣方向回去。

    途中,諸葛世家中四處有人議論著白陸離和諸葛明月的婚事,不僅如此,從他們入諸葛世家的那一刻,到處都能夠聽到議論聲,如今整個諸葛世家,都在討論此事。

    不僅是諸葛世家內,甚至是玄武城,都因此事而沸騰,并且消息已經朝著荒州各地擴散。

    此時,對面有一行身影朝著這邊走來,這一行人隨意的閑聊著,見到葉伏天和花解語他們,頓時那些人腳步停下,瞬間都安靜了下來,所有人的目光皆都望向葉伏天他們。

    葉伏天目光掃了一眼前面出現的一行人,大多數人都不認識,但是,也有幾位熟人在。

    白云城白澤、諸葛世家諸葛行、諸葛平等人。

    此外的人,應該都是諸葛世家和白云城之。

    “解語你回來了。”諸葛行目光落在花解語身上輕聲說道,像是歡迎她回家般,諸葛世家許多人都是知道諸葛行曾對花解語有過念想的,因此并不奇怪,他們以前甚至希望兩人能夠走到一起,但卻沒想到卻是幫葉伏天培養出了一位容顏傾城的神念師,對于這一點諸葛世家的許多人都是很不爽的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三年多以前至圣道宮收弟子之時,諸葛世家數人和葉伏天發生沖突,包括諸葛行在內,盡皆被葉伏天碾壓,再加上花解語之事,那時候諸葛世家的青年一代,就都看葉伏天不順眼了,畢竟,如花解語這樣的女子,許多人都心中有些想法。

    白澤目光凝視眼前的身影,至圣道宮那邊的確是他們有意放出消息,看來,葉伏天竟然坐不住,親自跑來了諸葛世家。

    不過這里,可不是至圣道宮了。

    如今,他兄長白陸離將和諸葛明月聯姻,他倒要看看葉伏天跑來能做什么?

    花解語沒有理會諸葛行,當初道戰之時諸葛行出言不遜,她便對諸葛行說過離她遠點。

    “葉伏天,你來我諸葛世家做什么?”諸葛行旁邊的諸葛平開口說道,當初道戰,他就是在葉伏天手中出局,連踏入道宮的資格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葉伏天掃了諸葛平一眼淡漠開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諸葛平神色冷漠,這是,無視他的存在嗎?

    “似乎有些印象了,當初道戰之時那位狂妄之人,實力不行,口氣倒是很大,現在修行如何了?”葉伏天笑著問道,諸葛平頓時臉色鐵青,閉嘴冷哼了一聲,對比葉伏天如今道榜第一的身份,他的確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諸葛世家諸人都凝視葉伏天,這位道榜第一人,果然如同傳聞中的一樣狂妄,哪怕是到了諸葛世家中,都一樣直言羞辱他們諸葛世家弟子。

    “各位這是做什么?”白澤笑著開口道:“如今我兄長和二小姐喜事在即,葉伏天乃是二小姐的師弟,自然要前來祝賀的,諸位何必如此嚴肅。”

    “白癡。”

    葉伏天掃了白澤一眼,絲毫沒有給他一絲面子,剎那間白澤臉上的笑容凝固在那,冷冷的盯著葉伏天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笑了?”葉伏天臉上露出嘲諷之意,他可沒空陪白澤演戲,他來的目的只有一個,師姐絕對不會嫁給白陸離。

    “你兄長白陸離配不上我師姐,這門親事,我不同意。”葉伏天冷淡開口。

    諸人目光皆都露出異色,白陸離,至圣道宮絕代天驕,荒天榜第十的存在,即便葉伏天如今是道榜第一準入圣殿,但他也只是在白陸離之后的又一位絕代妖孽,有資格說出這樣狂妄的話語?

    他可以質疑白澤,但這荒州,還沒有白陸離配不上的女子,對于這一點,即便是諸葛世家的弟子也是認可的,因此,他們都很好看這門親事。

    白澤冰冷的望向葉伏天,他的兄長白陸離沒有資格?

    若不是因為某些原因,他甚至不認為諸葛明月能配得上他兄長。

    “你門親事,還輪不到你同意不同意。”諸葛行冷漠說道:“更何況,白陸離荒天榜第十,他和二小姐乃是天作之合,整個諸葛世家以及玄武城之人皆都看好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二小姐無論是容顏修行都是極為出眾的,但白陸離乃是你道宮師兄,一代天驕,你竟大言不慚?”旁邊也有諸葛世家的人冷笑,葉伏天他奪走了花解語,如今又想要破壞白陸離和諸葛明月之間的婚事不成?

    因為他的師兄?又想要從他們諸葛世家奪走一位天之驕女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恐怕荒州,只有你會說出這樣的話語,我兄長,配不上明月小姐。”白澤諷刺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配不上。”葉伏天非常認真的說道,無論白陸離有多么優秀多么出眾,哪怕他已經是荒天榜第一,但在這世間只有一人能夠配得上二師姐,那便是三師兄,其他人,都不配。

    沒有其它原因,就因為那是二師姐還有三師兄。

    “很好笑。”白澤諷刺道。

    “一點不好笑。”葉伏天看著白澤:“不過如你這樣自我感覺良好的人,永遠不會懂,所以,我大概是在和白癡浪費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葉伏天說著抬起腳步離開,白澤臉色極為難看,雙拳緊握,葉伏天數次諷刺于他,仿佛在他的眼里,根本就沒有他白澤的存在。

    轉過身,一行人看著葉伏天他們離去的背影,白澤和諸葛行的眼神都極其的冷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的葉伏天,他們根本不是對手!
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