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|北京单场如何计算
八戒中文網 > 玄幻奇幻 > 伏天氏 > 第339章 脆弱不堪
    山呼海嘯的浪潮中,黑衣身影繼續一步步往前,他身上的氣息一點點的彌漫而出。

    周圍方向,不少人目光朝著他望去,露出異樣的神色,這黑衣人相貌尋常,但眼眸深邃,眉毛也略微有些與眾不同,如彎月,又似彎刀。

    一些秦王朝的人皺了皺眉,身形閃爍,來到他身前,有人開口道:“何人?”

    黑衣身影依舊沒有理會,繼續往前邁步,彌漫而出的氣息籠罩著擋在身前的人,只一剎那,那幾人內心震顫著,瞳孔猛烈收縮,這一瞬間,他們感覺像是置身于無比可怕的空間,那股無形的氣場,仿佛隨時有可能將他的身體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黑衣人如入無人之境般,一步步走向那盛宴中心,他邁著的步伐漸漸往上,朝著虛空踏步,每一步,都在往上走。

    漸漸的,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,許多人抬頭看著他的身影,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秦王召集天下強者匯聚于此,前面都是東荒境頂尖的巨擘人物,這家伙是什么人,竟然敢這樣無禮,虛空邁步往前,瘋了不成?

    秦王朝的守衛陸續踏步朝著他擋去了,卻見他身上的氣息陡然間變得極為可怕,一股恐怖之意從黑衣人身上彌漫而出,只一瞬間,浩瀚空間,都像是誕生了一股可怕的氣場,那些想要阻攔他的人身體僵硬在了虛空中,凝視那到來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空間發出一道道尖銳刺耳的聲音,無形的氣勢籠罩浩瀚虛空,將那山呼海嘯的浪潮都壓了下去,聲音漸漸變小,無數人抬起頭朝著虛空中某處方向望去,隨后便看到了繼續走向舞臺中央方向的那道黑衣身影。

    隨著那股氣場還在變得強大,山呼海嘯的聲音不斷變低,氣勢漸漸消散,直至徹底的消失,很快,這片空間變得安靜了下來,顯得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一個人的出現,壓住了在場的狂熱氣勢,黑衣人身影傲立虛空,相貌尋常的他此刻化作絕對的焦點,仿佛他才是秦王宮的唯一。

    宴會中,那些大人物看向來人,眼眸頃刻間凝固,心頭顫了下。

    而浮云劍宗宗主,更是直接站起身來,神色冰冷無比,他的目光像是化作了出鞘的利劍,朝著來人射去,鋒利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秦王邀請東荒諸強匯聚,怎么不邀請我?”來人站在虛空開口道,他的聲音像石頭般生硬冰冷,他的眼神凝視秦王依舊諸多頂級勢力的巨頭人物。

    “草堂大弟子,我怕請不動。”秦王依舊坐在那,目光凝視虛空中出現的黑衣身影。

    草堂大弟子,刀圣。

    他竟然從東荒境西域走出,來到了秦王宮中。

    那些頂級勢力的人內心顫動著,沒有人會想到刀圣會出現,出現在秦王宮宴請東荒諸強的聚會上,這太瘋狂了。

    不久前,秦歌死在了書山之外,刀圣直接獨身前來秦王朝,是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?

    周圍浩瀚空間,一片死寂,見過刀圣的人并不多,因此直到秦王的那句話說出,他們才知道來的人是誰。

    “我聽說秦王朝要號令東荒討伐草堂,怎么會不來?”刀圣平靜的聲音中卻像是蘊藏一股無形的力量,無論如今刀圣的修為境界如何,他此刻一人之氣場,便將整座秦王宮都壓住了。

    秦王依舊看著刀圣,他沒有說話,秦禹的腳步,卻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和顧東流以及路南天是齊名的人物,刀圣的成名比他更早,也更轟動。

    刀圣的成名只有一戰,但他挑戰的是浮云劍宗。

    一戰封神。

    如今距離那一戰已經時隔不少年,草堂大弟子刀圣,又到了什么境界層次?

    “久聞草堂大弟子刀圣之名,今日倒想要領教一番。”秦禹開口說道,在他身上,有著一股極為可怕戰意彌漫而出。

    刀圣掃了秦禹一眼,下一刻,秦王宮上空,像是刮起了一股可怕的風暴,在天地間肆虐。

    一股凌天刀意彌漫,欲劈開蒼穹,天地間,無盡的刀意竟凝聚成一把刀,懸浮于蒼穹之上。

    這把刀橫梗于蒼穹之上,懸浮于諸人的頭頂上空,這一瞬間,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末日威壓,仿佛那把刀隨時都有可能斬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無數人抬頭望向刀圣,尤其是那些頂級勢力的強者,如今的刀圣,到了什么層次?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那懸浮于蒼穹之上的刀斬了下去,沒有任何的話語,刀圣直接斬出了這一刀。

    這一刀像是沒有任何的技巧、也沒有使用任何的神通術法,仿佛只是最為純粹原始的一刀。

    這一刀輕飄飄的落下,像是沒有任何的威力,猶如一道光閃過,甚至沒有針對任何人,只是斬在了舞臺的中央,那場盛宴召開之地。

    沒有人動,也不知道是否是因為那一刀太快,還是因為知道那一刀的攻擊目標沒有自己,總之,沒有人去抵抗那一刀,任由它斬下,劈在了秦王宮盛宴召開之地的正中心。

    隨后,地面出現一道薄薄的裂縫,一路延伸而出,朝著不同的方向,像是樹根般,在地面瘋狂的延伸變長,朝著不同的方位急速的蔓延,來到了各大勢力所在方位,出現在了他們的腳下,而后,停止。

    浮云劍宗宗主低頭,看著腳下的那道極薄的裂縫,從中仿佛有一道刀光彌漫而出,那一縷刀光中,卻仿佛蘊藏著無與倫比的刀意,像是能夠永恒不滅,他的眼瞳之中釋放強大的劍意,沖入裂縫之中,找到那一縷刀意,想要將之抹滅,但卻發現,刀意,無法抹除。

    這樣的發現,讓浮云劍宗宗主的身體忍不住微微顫了下,他自然明白這意味著什么。

    這意味著,刀圣所領悟的賢者之意,已經超越了他,刀意,凌駕于他的劍之意志之上。

    懸王殿大殿主同樣低頭,感受那一縷刀意,他的手臂微微顫抖了下,臉色極其難看。

    其它各勢力的人都低頭感受著,內心極不平靜。

    一些修為境界差的人,當他們感受這股刀意之時,瞬間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被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嗤、嗤……”就在此刻,裂縫中的刀意遽然間爆發,撕碎一切,地面的那一絲裂縫不斷的擴張,秦王宮中,大地被刀光撕裂開來,出現了一道道深邃可怕的裂痕,刀意所化的光芒漸漸的暗淡,殘留的強大的刀意也陸續散去,只留下一道刀意劃過的痕跡,從中,像是依舊隱隱能夠感受到一縷不可一世的刀之意境存在過。

    浩瀚王宮,死寂一片。

    就在秦王號令東荒諸勢力準備討伐草堂之時,草堂大弟子出現了,他就這么直接步入了秦王宮中,斬出了一刀,仿佛這里,唯有他一人。

    秦王朝的強者臉色極不好看,尤其是秦王以及秦太子秦禹。

    只見此時,秦太子秦禹取出了金色龍槍,隱隱有龍吟之聲傳出,仿佛那頭龍槍之中蘊藏真龍之魂。

    刀圣那一刀斬下,他便明白刀圣走的比他更遠,領悟的賢者意比他更深,若是不借助先賢法器,他戰勝不了刀圣。

    龍吟陣陣,秦禹身體騰空而起,身體周圍像是有真龍繚繞。

    然而刀圣只是平淡的掃了他一眼,開口道:“你要開戰的話我沒意見,但這里的人,有多少人能活著離開?”

    刀圣的話使得諸人的心頭猛的顫了顫,剛才刀圣那一刀無意殺人,斬在了空處,但如若真的爆發大戰,哪怕是刀之余波,都絕非絕大多數人能夠抗衡的,一縷刀意,就能夠斬殺這里的絕大多數強者,能夠承受的人,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“堂堂刀圣,以其他人的性命威脅?”秦禹目光凝視刀圣道,他們開戰,自然可以前往空中大戰。

    “如果還有下一次,這一刀便不是這樣劈出了,也不一定是劈在秦王朝了。”刀圣淡淡開口,話音落下,他便直接轉身,邁步離開。

    接受秦禹的挑戰?

    他沒空做這種無聊的事情,秦王朝是如何對待柳國的,若是秦王朝出兵討伐草堂,他殺到秦王朝,難道還陪秦禹玩君子之戰?

    “你就這樣離開?”秦王看著刀圣離開的背影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試試留下我,但后果自負。”刀圣直接回應,秦王凝視那背影,臉色極其難看。

    從那一縷刀意中他甚至感受到刀圣的境界,已經不在他之下了。

    如若真的要強行留刀圣,誰也無法預料后果,秦王朝會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秦禹手掌緊握龍槍,死死的盯著那道背影,就這么讓刀圣走嗎?

    根本沒時間讓他多想,刀圣的身影很快化作黑點,已經遠去。

    諸勢力的人同樣盯著刀圣的背影,心中極不平靜。

    比當年還要強橫許多的刀圣,如若前往他們所在的宗門走上一遭,會是什么結局?沒有人敢去想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不久前山呼海嘯的氣勢再也不復存在,那眼看便要結成的東荒同盟,看似強橫無比,但卻又是如此的脆弱,一擊即碎!
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