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|北京单场如何计算
八戒中文網 > 玄幻奇幻 > 伏天氏 > 第86章 多大的仇
    韓墨目光環視諸人,面容含笑,今日之后,紫微宮將獨掌東海學宮。

    只聽他繼續道:“當然,因我東海學宮弟子諸多,因而每人只能有一次展露風華的機會,希望今日,我東海學宮優秀的弟子,都能夠抓住機會釋放自己的光芒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一點,今日既要讓太子殿下和華相看到我學宮弟子真正的風采,切磋戰斗之時,便無需收著,因而難免會有人在戰斗中受傷,今日自愿展露鋒芒之人,便是默認愿承擔戰斗風險。”

    韓墨的話使得不少人神色一滯,平日里東海學宮切磋戰斗,都是點到為止,決不允許出現戰死會打殘的情況,但看韓墨此刻的意思,似乎今日讓學宮弟子放開來戰斗,這樣的話,很可能會出現一些不可控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我不多說了,接下來,將時間留給我東海學宮七宮弟子。”韓墨笑著退回到座位上,隨后落座。

    一時間,這片空間略顯安靜,廣場中央有著一大塊的空地,那將是東海學宮弟子展露風華的舞臺,同樣,也是戰場。

    空間沉默片刻,隨后,諸人見到紫微宮方向有一道身影走出,看到他的剎那七宮弟子目光盡皆一凝。

    紫微宮弟子卓清,東海學宮法相境界之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只見卓清緩步走到廣場正中,他腳步停下,目光望向對面,那里,是武曲宮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紫微宮弟子卓清,修為九星榮耀境界,挑戰武曲宮任意榮耀境弟子,請指教。”卓清平靜開口,許多外來的人不清楚情況,但東海學宮的人卻心中了然,這是要報當初葉伏天堵門之仇啊。

    只是武曲宮的方向,竟沒有看到葉伏天的身影,今日七宮大會,他沒有來。

    武曲宮之人神色不大好看,卓清本身就是榮耀巔峰之境,挑戰榮耀境弟子本沒什么值得驕傲的,但他加上任意二字,便讓武曲宮很沒面子了,但偏偏榮耀境層次,怕是很難有人勝過卓清。

    余生身體動了動,想要走出去,他如今修為已經踏入六星榮耀層次,可一戰。

    伊相卻攔住了他,余生的攻擊和力量不懼榮耀境任何強者,但他終究還是有缺點的,不像葉伏天兼修各種能力,卓清精神攻擊強大,控制力超強,而且,他能御空,這對余生而言便有些致命,攻擊再強,他不一定打得到對方。

    余生到了法相境界,實力才會蛻變,那時的他將能夠御空飛行,可再輔助修行身法。

    “武曲宮沒人出戰嗎?”卓清見武曲宮那邊沒有動靜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這時,武曲宮弟子中,有一道身影走出,來到卓清的對面。

    “楊騰,九星榮耀境,請賜教。”武曲宮弟子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請。”卓清冷蔑一笑,隨即他的身體懸空,一雙眼眸變得極其妖異,身體朝著楊騰而去。

    楊騰腳步猛踏地面,一步跨出,猶如閃電般朝著卓清沖去,身體凌空踏步。

    卓清的眼神中綻放可怕的鋒芒,隱隱有一股無形的精神風暴降臨楊騰身上,沖入他的腦海之中,隨后,楊騰只感覺身體仿佛不受控制,凌空踏步而身體竟朝下墜去。

    “卓清能夠通過強大無比的精神力掌控他人身體。”諸人看到這一幕心頭微顫,然而楊騰實力也非常強,他怒喝一聲,硬生生的掙脫那股精神力量對他身體的掌控,穩穩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只見此時,卓清降臨他身體上空,妖異的眼眸死死的凝視于他,同時,無盡的藤蔓朝著楊騰身體籠罩而去,赫然乃是葉伏天曾經在紫微宮前使用過的木屬性法術,千藤鎖。

    楊騰身上靈氣暴走,想要凝聚法術,但精神風暴刮來,他駭然的發現,身體周圍的靈氣像是不受他的掌控,法術無法凝聚成型,嘩啦啦的聲響傳出,千藤鎖朝著他的身體鎖來,很快將他身體牢牢的捆住。

    卓清的身體緩緩的往下降落,目光依舊盯著掙扎的楊騰,他的眼眸依舊妖異,隨后,楊騰只感覺藤蔓之中有利刃般的木刺鉆入他的身體之中,強烈的痛苦讓他忍不住發出慘叫聲。

    咔嚓的聲響傳出,藤蔓變得無比的堅硬,扭斷他的關節,楊騰整個身體都在變形,他有些后悔,不該生出想要挑戰卓清的想法,卓清比傳聞中的更強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只見卓清腳步落在他的面前,下一刻,嘩啦啦的聲響不斷,楊騰被藤蔓鎖著甩向武曲宮的方向,武曲宮有強者接住他的身體,諸人只見楊騰手臂雙腿都變形了,極其痛苦的蜷縮在那。

    “帶他下去治療。”伊相開口說道,他目光凝視前方的卓清,只見他眼眸恢復正常,含笑道:“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,便轉身離開,回到紫微宮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許多人都感覺到了陣陣寒意,卓清出手,直接將武曲宮弟子打殘來,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紫微宮宮主親傳弟子,果然不凡。”有世家來人贊嘆一聲,他們對于這種情形看多了,司空見慣。

    “將來此子,必將成為東海城風云人物。”許多人贊道,紫微宮宮主淡淡一笑,道:“卓清志不在此,他明年會前往南斗國王城,參加陛下舉辦的聽風宴。”

    “也對,以卓清的天賦,當能在聽風宴上一展風華。”有人笑道,紛紛贊揚,至于失敗者,從來都是無人問津。

    就在諸人說話之時,余生走上了戰場,他目光掃向紫微宮方向,冷漠開口:“余生,六星榮耀境界,挑戰紫微宮七星榮耀境以內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談笑聲戛然而止,無數道目光凝視著那魁梧的身影。

    六星榮耀境,挑戰紫微宮七星榮耀境以內所有人?

    這是瘋了嗎?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林夕月目光看向余生神色一閃,余生竟然這么狂,但怎么沒有見到葉伏天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昔日隨琴魔一起到我們家的那小子嗎,這家伙腦子有問題?”貪婪宮方向,沐鴻對著他的子女沐云輕兄妹問道。

    沐云輕和沐云霓神色閃爍著,心想那家伙真可能有這么變態,當初他五星榮耀境界,八星榮耀境的人都沒人敢和他硬戰,如今踏入六星榮耀境,七星榮耀境以內的強者,怕是根本破不開他的防御,若是在戰場中,他可以橫掃一切。

    “爹,他的實力還可以。”沐云輕弱弱的說了聲,沐鴻點了點頭,目光再次看向余生,既然如此,那就看看吧。

    “狂妄,我紫微宮一人足矣和你一戰。”只見紫微宮一位長者開口說道,隨即命身邊的一位弟子前去參戰,那位紫微宮弟子硬著頭皮往前而去,他看向余生的目光分明透著幾分畏懼,許多東海學宮的人明白,這是紫微宮送去讓余生虐的。

    事實也的確如此,當余生發力,一拳便直接將那人直接轟飛,隨后將對方甩回紫微宮方向,他神色寒冷,盯著紫微宮道:“卑鄙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便轉身回到武曲宮那邊。

    “竟還真有幾分實力。”沐鴻有些詫異,感覺眼前的一幕有些詭異,他對著沐云輕問道:“琴魔弟子呢,也在東海學宮修行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沐云輕點頭。

    “實力如何?”沐鴻問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修為應該和我相當。”沐云輕說道,他只是說修為,并未說實力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錯,難怪花風流會送去我們沐府,看來還是有些天賦的。”沐鴻淡淡的開口。

    接下來,戰斗繼續,七宮弟子各有優秀人物走出,展露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但有一點今日前來觀戰之人都看出來了,武曲宮似乎得罪了很多人,紫微宮、天府宮以及貪狼宮,都隱隱有些針對他們,使得武曲宮弟子非常慘,時常遭到挑戰,不斷戰敗,勝場極少,而且許多弟子遭到殘忍對待。

    伴隨著畫圣弟子周牧的登場,七宮大會的氣氛,也被推向高峰,周牧如今修為更進一步,踏入七星榮耀境界,挑戰武曲宮八星榮耀強者。

    “好,不愧為畫圣傳人,隨意畫出的召喚獸,比真正的妖獸還要強。”有人贊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畫圣當年之風采,絕代無雙。”不少大人物紛紛稱贊。

    而在此時,有兩道身影步入人群之中,葉伏天背著琴魔,找到武曲宮的方位,隨后朝著人群中擠進去,葉伏天本不打算前來,然而老師想要來看一眼,今日之后,東海學宮可能就不再是以前的東海學宮了,而且,今天還會有不少他熟悉的人出現。

    喝彩聲忽然間爆發,葉伏天抬頭朝著前方望去,便見到周牧以召喚獸強勢擊敗對手。

    許多人看向武曲宮的方向,今日武曲宮弟子,敗的極慘。

    “風流兄?”就在這時候,有人看到葉伏天背著花風流走到武曲宮上面位置,頓時有人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琴魔花風流竟然也出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的弟子嗎?”許多人紛紛開口。

    葉伏天有些無語,郁悶的道:“老師你也太招搖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叫名聲在外。”花風流淡淡的回了聲,葉伏天服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今日畫圣弟子展露絕代風采,恰好風流兄攜弟子出現,何不切磋一番,看看風流兄的弟子能有畫圣弟子幾分風采。”這時只聽一道爽朗的聲音傳出,說話之人乃是沐鴻。

    當他話音落下,東海學宮無數道目光朝著他看去,許多人一陣愕然,像是看白癡般。

    這家伙,是和畫圣有多大的仇啊,要這樣打畫圣的臉?
北京单场为何开奖很慢